长沙中国青年旅行社专业从事旅游18年 旅行热线:0731-84445222

旅游导航
首页  >  攻略  >  长沙旅游景点_长沙楚缯书

长沙旅游景点_长沙楚缯书

更新时间:2018-05-03 小编: 0 186

在长沙子弹库楚墓出土的缯书,是写在丝织品上的书,呈长方形,长约46厘米,宽约38厘米。中心有两段文字,共948字,行文颠倒排列,可分为甲、乙编,甲编13行,乙编8行,四周用朱、绛、青三色绘有神物和树木等图象和解说词,此缯书是我国最早用毛笔与彩墨书画的珍贵图书资料。它的出土,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重视。最早的研究文章是1944年蔡季襄的石印本《晚周缯书考证》。以后,中外有关文章和专著相继出版,如饶宗颐的《长沙战国缯书》,澳洲巴纳德的《楚帛书的初步研究》、安志敏和陈公柔的《长沙战国缯书及有关问题》、陆磐《先秦两汉帛书考》的附录《长沙古墓绢质彩绘照片小记》,董作宾的《论长沙出土之缯书》,以及商承柞的《战国楚帛书述略》等等,不胜枚举。说明楚缯书是研究楚文字的重要资料。

 帛书指书写在帛上的文字。帛的本意为白色丝织物,即本色的初级丝织物。至晚在春秋战国时代,帛已经泛指所有的丝织物。当时,帛的用途相当广泛,其中作为书写文字的材料,常常“竹帛”并举,并且帛是其中贵重的一种。至迟汉代古籍上已有“帛书”一词,如《汉书?苏武传》载:“言天子射上林中,得雁,足有系帛书。”而帛书的实际存在当更早,可追溯至春秋时期,如《国语?越语》曰:“越王以册书帛。”不过,由于帛的价格远比竹简昂贵,它的使用当限于达官贵人。 

  现存最早的、春秋战国时代唯一的完整帛书,发现于湖南省长沙子弹库楚墓。通常也叫“楚缯书”或“楚绢书”。 

  湖南长沙东南郊长沙子弹库楚墓,是解放前被盗掘,据传其中一人名叫任全生首先发现了这件闻名中外的楚帛书。出土不久并不为盗墓者所重,被当废品送予古董商唐鉴泉,另一古董商蔡季襄得知后立即买下,并于1944年撰《晚周缯书考证》一书石印出版,首次公布了楚帛书资料。抗战胜利后有位名叫考克斯(John Hadley Cox即柯强)的美国人受耶鲁学会派遣到长沙雅礼中学任教。他从蔡先生手中,连骗带蒙,把帛书带到了美国,后又几度易手,后归亚瑟?M?萨克勒(Arenur M Sackler)所得,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(The MetroPolitan Museum of Art)。由于是盗掘,流传国外亦十分秘密,出土和流出国外时间众说纷纭。据商承祚先生说,盗掘时间为19429月,1946年被考克斯从上海带到美国。 

  楚帛书上下高38.5厘米,左右宽46.2厘米,中心是书写方向互相颠倒的两段文字,一段13行,一段8行,可分为甲、乙编。四周是作旋转状排列的12段边文,其中每三段居于一方,四方交角用青、赤、白、黑四木相隔,每段各附有一种神怪图形。 

  另外帛书抄写者还用一种朱色填实的方框作为划分章次的标记。全篇共有900多字,考释论著甚多,但各家注释则有差异。 

  《甲篇》文字最多,文章特别强调“敬天顺时”,“上天的神帝”被描绘成具有施德降罚本领的命运主宰。所谓“惟天作福,神则格之;惟天作妖,神则惠之。”这种思想显然是战国以来的“五行刑德”思想之所本。 

  《乙篇》主要是讲神话,但并不是孤立地讲神话,而是与甲篇互为表里,作为甲篇所述神秘思想的背景来讲的。 

  《丙编》是边文12章,每章代表一个月份,略述该月宜忌,如某月可不可以嫁娶,某月可不可以行师用兵,某月可不可以营筑屋宅等等。各月都附有一种神怪图形。丙篇所反映的基本思想是阴阳家的“术数”之学,专讲占星、堪舆、卜筮等迷信活动。 

  东周战国时期楚帛书是目前出土最早的中国古代帛书,虽然只有900多字,而内容丰富,对研究战国楚文字以及当时的思想文化有重要参考价值。楚帛书也是珍贵的先秦时代湖南省地方文献,它反映了当时北方地区中原思想文化在湖南省的流行和传播。 

  在楚国人入湘前,湖南为越人和“蛮”、“濮”等民族栖息繁衍之地。到了春秋战国时期,楚人南下征服了湖南,逐步成为湖南的主体民族。楚人入湘后,不仅给湖南带来了先进的生产经验和技术,也传播了北方中原地区的思想文化。北方中原地区思想文化最突出地表现在“五行思想”和“阴阳术数思想”方面。春秋战国前,湖湘地区的土著蛮越民族,大都信奉原始宗教,崇拜各种祖先之神和自然之神。楚人南下后,带来了楚人的宗教信仰、神话传说。这两种原始宗教、神话互相影响,融合在一起,构成了春秋战国时期湖南具有特色的宗教和神话,在长沙子弹库出土的楚帛书中得到了充分印证。 

  就帛书的书法艺术而言,其书体介乎篆隶之间,郭沫若在《古代文字之辨证的发展》中指出“体式简略,形态平扁,接近于后世的隶书”。其排行大体整齐,间距基本相同,在力求规范整齐之中又现自然恣放之色。其字体扁平而稳定,均衡而对称,端正而严肃,介于篆隶之间,其笔法圆润流畅,直有波折,曲有挑势,于粗细变化之中显其秀美,在点画顿挫中展其清韵,充分展示作者将文字艺术化的刻意追求。 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